首页 论坛 技巧&分享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错把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当王牌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参与人数:1 |  围观次数:15 
  • dqddsj
    dqddsj 瓜农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错把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当王牌
    【欢迎广大网友充分利用博客论坛贴吧踊跃参与辩论】
    《搜狗百科》介绍,《法制日报》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报,日常工作委托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管理,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立足法制领域的中央级法制类综合性日报。
    法制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邵炳芳
    法制日报社党委副书记、总编辑张亚
    法制日报社党委委员、副总编辑李群
    据不完全统计,《法制日报》至少9名记者抬举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他们是:廉颖婷、赵丽、陈磊、韩丹东、范传贵、蒲晓磊、张昊、杜晓。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至少20次错把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当专家。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错把上海政治狂人屌丝熊丙奇当业内专家。
    2019年7月12日,《法制日报》(记者 杜晓 实习生 景千姿)《高考志愿填报服务市场涉高价收费虚假宣传误导考生保持谨慎降低填报风险》:近日,有群众反映称,在网上搜索高考志愿相关内容时,反馈结果中高价收费的App、网站或咨询机构排列靠前,存在安全风险以及不规范等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考生的高考志愿要结合往年录取数据,并根据自己的考分、名次和高校当年的招生计划进行填报,而高校的往年录取数据比较庞杂,加之高考志愿投档、录取规则也较为复杂,如果志愿填报类App等系统能根据本省高考志愿投档录取规则,对高校往年录取数据进行科学的筛选,确实可以减少考生筛选、整理数据的麻烦,为考生选择大学和专业提供便利。“但现在的问题是,由于准入门槛低,研发志愿填报类App等系统的机构鱼龙混杂,缺乏专业性,这可能会误导学生填报志愿,也会对方兴未艾的学生生涯规划行业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熊丙奇说。熊丙奇认为,这些属于不实宣传。所有志愿填报类App所采用的数据均是公开数据,不存在所谓内部数据,如果教育考试部门掌握内部数据,不提供给家长而只给机构,这是违规的。对于搜索引擎而言,竞价排名的商业模式所引发的争议由来已久。“在竞价排名的商业模式中,搜索服务提供方不会去深究某个高考填报志愿App究竟情况如何,服务于什么,这会牵扯到搜索结果公正性和客观性的问题。”熊丙奇说。采访中,熊丙奇认为,想要规范高考志愿填报市场,一方面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信息公开力度,让考生和家长方便地获得所需信息,这能避免一些机构用所谓的内部信息为卖点;另一方面,学校要多给考生和家长进行详细的高考录取政策解读,让考生和家长吃透政策,尤其是严格执行高校招生“30个不得”,进一步规范高校招生,避免不规范的高校招生行为被某些机构利用。“对学生进行志愿填报指导是育人的重要一环,需要大学、中学和社会机构协力进行。其中,高校应加强对自身专业设置、选拔要求、培养目标、就业方向等方面的介绍,积极为学生提供相关咨询和帮助。”熊丙奇说。
    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90712/Articel04003GN.htm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法制日报》记者杜晓错把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当王牌。
    熊丙奇,男,四川省资中县人。1972年7月出生;1978年入小学,1984年入初中,1987年入高中。1990年高中毕业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力工程系,1994年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留校做行政工作,在职读硕读博(企业管理学)“镀金”,2004年起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按处级干部管理)或许属于”iron rice bowl”or”golden rice bowl” ,后被罢黜解职(或许不是“双开”)。(熊丙奇“当选”的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等衍生职衔理应“过期作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可以说,熊丙奇是上海交通大学淘汰的不合格职员。目前,熊丙奇的组织人事劳动社保关系或许仍挂靠上海交通大学,疑似事业单位吃空饷人员(不知道是否享受“五险一金”,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还有住房公积金;不知道是否还交党费和工会会费;不知道是否依法纳税;不知道是否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从2008年12月23日起,熊丙奇披上了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的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破衣烂衫,粑粑褯子一样,以“特约评论员”名义混迹于媒体赚稿酬度日。有时冒充教授专家学者以“公益讲座”为名为第一高考网招徕“用户”谋取利益。目前,熊丙奇相当于一个自谋职业的社会闲散人员流浪汉。21世纪教育研究院是民办非营利组织,不是教育科研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是政客走卒爪牙,不是专家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没有任命文件或聘任证书或聘任合同等一纸文书,自封的“一官半职”,相当于个体户雇佣的“打工仔”,马尾巴拴豆腐,微不足道,提不起来。提起来也牙碜、寒碜、磕碜。能不提,就尽量不要提起了。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不是国家教育部及其附属机构的新闻发言人,他利用媒体对中国教育的解释为无权解释(有的属于胡乱解释)。山野村夫,人微言轻,不足挂齿,不必介意。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在媒体发表的言论不属于教育科研成果,不过是市井流言而已。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E-mail:hljshangjiang@qq.com
    QQ:3391607971
    手机:13624660933
    中国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05006316号-2 互联网****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动态IP:亚太地区43.224.213.110 中国106.39.248.110 黑龙江111.40.52.110 大庆60.218.21.110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相当有限。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服务人民。禁虚止假,抑狂制癫。明目聪耳,扶正祛邪。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抱歉,回复话题必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