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物联网专区 中国之声记者常亚飞给了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一次露脸的机会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参与人数:1 |  围观次数:16 
  • dqddsj
    dqddsj 瓜农

    中国之声记者常亚飞给了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一次露脸的机会
    【欢迎广大网友充分利用博客论坛贴吧踊跃参与辩论】
    《百度百科》介绍,中国之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历史最悠久的第一套节目,是中国广播界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唯一能覆盖全国的广播节目,中国国家电台最具权威的新闻综合频率, 中国新闻广播第一品牌。于2004年1月1日正式正式更改新的呼号为“中国之声”。
    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并发出通知,组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撤销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建制。对内保留原呼号,对外统一呼号为“中国之声”。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党组书记、台长慎海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党组成员、副台长阎晓明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副总编辑彭健明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副总编辑刘晓龙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网副总裁闻风
    中国之声记者常亚飞给了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一次露脸的机会。
    举证如下:
    2019年7月10日,中国之声(记者 常亚飞)《剑桥英语考试“一票难求” 家长热捧原因何在?》:​​6月26号上午10点,剑桥通用五级考试网站开放了2019年10月19号KET和PET校园版考试网上报名的通道,短短几分钟,考点便显示报名人数已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记者,之所以这些考试如此热门,其实背后反映的是家长们的择校焦虑。“这几年国家也在治理一些竞赛热、培训热,明确要求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招生不能够和竞赛、培训的成绩挂钩,虽然国家也一直在治理规范竞赛和培训,但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家长对竞赛的这种诉求还是很大的,原因就在于这背后有择校的问题,所有的这种竞赛和培训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服务于择校。要解决现在的问题,落脚点还是要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加大对义务教育的投入,提高整体的义务教育质量。”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9-07/10/c_1124731609.htm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9-07-10/doc-ihytcerm2524378.shtml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中国之声记者常亚飞给了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一次露脸的机会。不过,露多大的脸,现多大的眼。
    熊丙奇,男,四川资中县人。1972年7月出生;1978年入小学,1984年入初中,1987年入高中。1990年高中毕业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力工程系,1994年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留校做行政工作,在职读硕读博(企业管理学)“镀金”,2004年起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按处级干部管理),后被罢黜解职(或许不是“双开”)。(熊丙奇“当选”的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等衍生职衔理应“过期作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可以说,熊丙奇是上海交通大学淘汰的不合格职员。目前,熊丙奇的组织人事劳动社保关系或许仍挂靠上海交通大学,疑似事业单位吃空饷人员(不知道是否享受“五险一金”,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还有住房公积金;不知道是否还交党费和工会会费;不知道是否依法纳税;不知道是否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从2008年12月23日起,熊丙奇披上了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的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破衣烂衫,粑粑褯子一样,以“特约评论员”名义混迹于媒体赚稿酬度日。有时冒充教授专家学者以“公益讲座”为名为第一高考网招徕“用户”谋取利益。目前,熊丙奇相当于一个自谋职业的社会闲散人员流浪汉。21世纪教育研究院是民办非营利组织,不是教育科研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是政客走卒爪牙,不是专家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没有任命文件或聘任证书或聘任合同等一纸文书,自封的“一官半职”,相当于个体户雇佣的“打工仔”,马尾巴拴豆腐,微不足道,提不起来。提起来也牙碜、寒碜、磕碜。能不提,就尽量不要提起了。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不是国家教育部及其附属机构的新闻发言人,他利用媒体对中国教育的解释为无权解释(有的属于胡乱解释)。山野村夫,人微言轻,不足挂齿,不必介意。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在媒体发表的言论不属于教育科研成果,不过是市井流言而已。
    听到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的“嗡嗡”声音(主要是噪音),你是否猜测:这是蜜蜂还是苍蝇?

    有的媒体记者在报道教育事件时,不看党中央国务院的文件怎么写,不看国家教育行政机关的文件怎么写,不听教育部新闻发言人怎么说,不问国家教育研究机构怎么解释,偏偏找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的屌丝)说三道四胡诌八咧,岂非咄咄怪事!
    白岩松说过,传媒原本应该具有五种功能:解闷、解惑、解气、解密、解决。解闷需要娱乐,解惑需要知识,解气需要分寸,解密需要勤奋和时代进步,解决需要影响力和耐心。如果传媒只剩下解闷,时间长了,观众就该去解手了。
    个别媒体传播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的言论,读者想解手吗?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E-mail:hljshangjiang@qq.com
    QQ:3391607971
    手机:13624660933
    中国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05006316号-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动态IP:亚太地区43.224.213.110 中国106.39.248.110 黑龙江111.40.52.110 大庆60.218.21.110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相当有限。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服务人民。禁虚止假,抑狂制癫。明目聪耳,扶正祛邪。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抱歉,回复话题必需登录。